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寺库“疑似跑路”,奢侈品电商第一股总部人去楼空?

2022-08-27 22:54:35 1517

摘要:无风不起浪,有些传言传着传着,只怕一不小心就成真了…这几年,互联网商业平台暴雷一个接一个,从ofo、蛋壳到不久前的每日优鲜,人们的衣食住行,都被一股“不知道明天还会怎样”的焦虑所包围。这不刚刚又有一个奢侈品平台“疑似跑路”上了热搜!没错,你...

无风不起浪,有些传言传着传着,只怕一不小心就成真了…

这几年,互联网商业平台暴雷一个接一个,从ofo、蛋壳到不久前的每日优鲜,人们的衣食住行,都被一股“不知道明天还会怎样”的焦虑所包围。

这不刚刚又有一个奢侈品平台“疑似跑路”上了热搜!没错,你没有猜错,就是有着“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之称的寺库。

为什么要用“疑似”呢?因为寺库回应了,只不过是,寺库的回应在事实面前略显苍白无力罢了!

去年开始,寺库就负面不断,陆续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拖欠员工工资、用户订单不发货不退款、用户寄售物品拿不回来、股权被冻结……前段时间甚至还曝光出被申请破产的消息。

总之,寺库正处在风雨飘摇的危急时刻,在摇摆与收缩中寻求生存机会。

母婴电商赛道的没落也不禁让人产生思考,垂直电商是否真的没有未来?奢侈品电商还有出路吗?

近日,“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SECO.O)又陷入危机。

据北京商报报道,在寺库北京总部,曾经摆满了奢侈品的寺库大厦如今已空空如也,仅剩5层还有部分工作人员,大厦内还专门设立了消费者维权中心。

在寺库北京总部的一楼,之前摆得琳琅满目的奢侈品早就不知所踪,所有商家摊位都已经搬运一空了。

寺库“起高楼”的时候,整个大厦1到5层都是它的展区;但是如今事过境迁,现在大厦1-4层已经全部清空了,只有5层还有少量留守的工作人员。

于是乎“北京总部人去楼空、寺库疑似跑路”的话题瞬间登上微博热搜。

昨日,针对有媒体报道称“奢侈品电商寺库疑似跑路、人去楼空”的消息,寺库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此报道不实。“我们办公地点只有一层,就是第5层,目前办公面积没有缩减,有几百人在正常办公。”

至于“1至4层搬空”一事,寺库方面则回应称,一层是公司的奢侈品展示区及仓库,公司已将所有的奢侈品搬到了专业的奢侈品仓库进行储存发货。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上海的寺库线下体验中心,就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店门前贴着“盘点”通知,但实际上1-3层已全被搬空。

另外,针对“不发货、不退款”这一话题,寺库解释道:“之前因为系统升级的原因,很多需要手动电话确认,耽误了时间,目前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

总之,种种迹象表明,立志要做“百年企业”的寺库,能不能挺过今年都很难说了。

事实上,寺库经营异常的迹象早已有之。

据了解,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寺库频陷裁员欠薪、拖欠供应商货款、用户集中投诉等风波。

去年11月,就有用户投诉,自己将奢侈品卖给寺库后,后者并没有按照约定的方式分期将货款打入用户账号;有些用户甚至等了长达半年的时间,还是没有等到寺库方的货款。

此外,在寺库购买商品的不少消费者也反映,平台收钱却发不出货。申请退款,客服也以“系统升级”为由推诿。

在黑猫投诉上搜索“寺库”,结果出现逾17000件寺库相关投诉,结果几乎都是说寺库不发货不退款的,而且时间全都集中在近期。

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这时候,传出了认证为寺库员工的网友爆料:公司的经营的确出了问题,很久没有收到寺库发的工资了。

后来事情进一步恶化:11月,寺库旗下上海分公司被法院冻结1.2亿股权;12月,北京寺库商贸公司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列为强制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达87.53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以来,寺库已两次被申请破产重组。

1月5日,柴晨旭曾申请对北京寺库进行破产审查,但次日申请人却撤回了申请;8月10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审查,申请人为赵冬萍。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22年至今,与寺库相关的公开案件已达近百起,看来,寺库想要全身而退,并不那么容易。

曾立志要做百年企业的寺库,却在上市五年后两次被申请破产。曾经的“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为何走下“神坛”?

寺库的命运,从风光无限到黯然没落,也仅仅才过去了五年而已!

我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奢侈品市场,也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奢侈品市场,后疫情时代消费的复苏、中产人群的壮大,都意味着奢侈品电商会是条好赛道。

奢侈品是暴利,但卖奢侈品这事本身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寺库官网显示,该公司于2008年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李日学,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含寄卖服装、鞋帽、首饰、日用品等,拥有着中国25.3%及亚洲地区15.4%的高端市场份额。

作为曾经的资本的宠儿,寺库也有过高光时刻。自2012年开始,寺库已获得包括趣店、LVMH集团旗下基金L Catterton Asia等在内的多轮融资,并于2017年赴美上市成为了“奢侈品电商第一股”。

彼时如日中天的寺库也让创始人李日学公开表示,“要把寺库打造成为109年的企业”。

上市后,寺库到处“跑马圈地”,布局了线下店(自建、入股中服免税)、社群零售(库店、BuyBuy商城)、寺库金融(库支票、及与玖富合资),以及寺库艺术、 寺库智能、寺库农业等诸多“业务板块”,四处出击、频频布局,颇有模仿乐视“生态”当年盲目摊大饼式的布局。

此外2018年11月,寺库旗下公司Try Try还成了美图的电商业务——美图美妆应用的“接盘侠”,也鲜有起色。这些布局耗费大量资金,烧钱严重,结果主业没做好,其他也未有起色,两头落空。

想必彼时的李日学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竟这么快就陷入泥潭。

财报显示,寺库2020年净亏损为7186万元,同比下降146.35%,而2021年亏损扩大至5.66亿元。

寺库2021年财报显示,全年营收为31.3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0.2亿元下跌48%,净亏损达到5.6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跌681.82%。

虽然寺库否认跑路,但有每日优鲜的前车之鉴,投资者信心仍然受到重创。隔夜寺库美股跌6%,已经沦为1美元以下的“仙股”,恐难以保住纳斯达克上市地位。

寺库股价自上市后就跌跌不止,从13美元的发行价,跌至美东时间8月17日的0.232美元,总市值1639万美元。相较于巅峰期的7.7亿美元市值,寺库的市值已缩水近98%,令人咋舌!

2021年5月寺库因未及时披露2020年财报收到纳斯达克的警示函。 2021年12月,寺库再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原因是该股连续30天收盘价低于1美元。

作为国内头部奢侈品电商之一的寺库,如今的光景也是令人唏嘘。

寺库之伤,反映的是整个奢侈品电商市场的问题,而奢侈品市场若不进行监管和整顿,在寺库倒下之后,或许还将有下一个“寺库”继续倒下。

参考资料:

《寺库之伤,也是奢侈品市场之伤》,观察未来科技

《否认“人去楼空”,寺库股价跌至0.2美元》,北京日报

《奢侈品电商巨头寺库疑似跑路:人去楼空,不发货也不退款?》,毒鸡汤

《寺库回应“人去楼空”:办公面积未缩减,几百人在正常办公》,澎湃新闻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商业那点事儿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