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泰国旅游是“奢侈品”?穷人免进,富人该宰,绝不降价?

2022-12-02 01:56:49 2342

摘要:一直以来,泰国都是万千人眼中,最热爱的国度。无论有钱没钱,只要来到这里,都会被这里的包容所感动,被这里的善良所治愈。至少,向往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与泰旅业相关的报道,所有媒体都在尽可能创造“和谐友好”的情谊升华,让客流的生长,超越真金白银的...

一直以来,泰国都是万千人眼中,最热爱的国度。


无论有钱没钱,只要来到这里,都会被这里的包容所感动,被这里的善良所治愈。


至少,向往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与泰旅业相关的报道,所有媒体都在尽可能创造“和谐友好”的情谊升华,让客流的生长,超越真金白银的商业本身,厚镀一层被赋予“不看重物质”的两情相悦。


疫情期间,最简单的题材,无非就是“待新冠消亡,你我暹罗重聚”。这类吹捧和讴歌绝对方向无误,有益无害。各界喜闻乐见,皆大欢喜。


只要游客客流能来,你有钱收,我有财路,产业蓬勃,连锁带动,各取所需,美其名曰“后疫情时代下的复苏,萧条寒冬里的回暖”。


每个“想来却不能来”的人,也都在期待那一天的降临。


然而,那一天真的到来时,被另一种商业模式“附身”的泰国,还能与你当年的记忆兼容么?


2022年7月4日,泰国副总理兼卫生部长阿努廷在泰国素万那普机场主持并举行了题为“泰国共同行动”的见面会。


他在会上谈及泰国旅游业的发展方向时表示——泰国要改变让游客觉得便宜而来泰国旅游的现状,要让游客抱着泰国值得旅游和消费的目的来泰国旅游,并能在原有基础上再提升其价值。上述观点与泰国旅游部长此前发表的看法一致。


阿努廷还借用国际知名奢侈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作为比喻,称该奢侈品一直以来发挥品牌优势,销售高品质产品,价格越贵,越是有顾客消费,并称路易威登从未有过降价的说法。


“泰国旅业,不要做廉价品,要做奢侈品。”


此外,阿努廷提到,泰国是亚洲地区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在2019年疫情暴发之前,泰国最高记录曾接待4,000万游客入境,创收1.91万亿泰铢,占2019年泰国GDP总值的11%,但在2020-2021年期间,尽管政府不断调整入境措施,游客却锐减至670万。


他补充道,预计2022年将有1,000万外国游客入境泰国。


1000万外国游客,这是什么概念?


泰国当前最大的“金主”是印度,2022年上半年,累计入境的印度游客数量为23万人,紧随其后的马来西亚及新加坡,纵使数额全加上去,也只能无限接近100万。


因此可以理解泰旅业后半年的任重道远,需要门庭若市的文案才能望梅止渴,画饼充饥。


没有了数量,泰旅局只能期待质量。


原理上,是“薄利多销”和“一单吃三年”的盈利区别。


阿努廷,作为副总理、卫生部部长,他今天所指出的“旅业升级大方向”,是否真的算数,究竟意味着什么,旁人看得一头雾水,但却不知此事已经板上钉钉。


阿努廷的话,很有分量,尤其是在泰国旅业方面,因为他是分管泰国旅业的副总理。


旅游局局长、旅体部部长,均和他在同一战线上,利益相通,政绩考核唇亡齿寒。


泰国旅业,不出意外,就会在未来的日子里转型,增加“高价游”的套餐比重,大搞“高质量游客”的机场入境欢迎仪式,也就是如他所愿——让泰国旅游这个招牌,从“廉价品”改造成“奢侈品”。


旅业,是微笑之都总公司的子品牌,总部要改,这是内部行为,也是自由的权利。


不管暹罗的决定将迎来什么,又或错过什么。


外人,也只能伫立观望。


阿努廷的思维,其实很好理解,出发点还是为了泰国的经济。


“品牌溢价”,就是泰国萧条突围的利器,将客户群体从老少皆宜,定义为“高端层级”,将泰国原本朴素的真实呈现,整容为精致五官,奢华面孔,最后再附上高价。


贫穷的低收入游客,或许会在负担不起中渐行渐远。


富贵的高收入贵宾,可能会在高标价的匹配里,深感物超所值。


泰国旅游,越贵,只要富人负担得起,玄乎其玄的旅游服务标准,就会成为惊喜体验的期待和“唯我能来”的品牌专属,甚至是订制。


坚持下去,泰国将会减少很多借钱滞留的麻烦穷人;景点的投诉,也不会频繁出现高价宰客的哭诉和抱怨。


良性循环的创收,泰国既拿到了钱,也无需面对“低价团”吵杂的争议纠纷。


可要真如上述所言,此时的泰国,已经在光明正大地劝退一部分游客。


高端游,奢侈品,泰旅业将何去何从?


旅游项目提价,能提到哪个地步?


按旅游档次划分,泰旅业,能否和夏威夷和日韩比?


在迪拜拿黄金刷马桶,我把那马桶刷带来泰国,泰国拿不出那“黄金马桶”,还非说自己是迪拜?


总之一句话,比内涵和情怀,泰国在全球数一数二。可若要强行比奢华高档,这和装了厕所的印度有得一拼.....毕竟都是发展中国家,能有什么差别?能看不起谁?能比谁高档?


同等的价位,或者无关价位,泰国最可贵的景点其实是“心灵避风港”,原本,这是无价的,就如同一件经久耐用的良心商品,全球都愿意为它无数次买单。


但它如今偏偏将自身的长处削短,去和全球奢华市场一决雌雄。


在精神层面,清迈可以是“小清新世外桃源”,而以宫殿级物质标准评判,那不过是个“乡村马路毛坯城”。


明明是不卑不亢的西铁城手表,为什么要打肿了脸,非说自己里面是劳力士3135机芯呢?


泰旅业成长这些年,旅业设施也就固定在这些年,没有太大步的升级,也没有显著的衰败,旅业体验,也无非是疫情前2019年的模样,一分钱,一分货。


所以在疫情期间,泰旅业跃迁式的改头换面、秒变奢华,可能性并不大,最多停留在那句期盼性的口号之下,未来开放依然坚守自由市场经济的法则——


有低价团,也有高价团。


反正,如果不能从10个客人身上赚到100块,那就从1000个人身上赚到1块。


有人单笔高价慢慢赚,有人多笔低价狂揽客。


泰国自由无边的内卷法则决定,泰旅业很难“奢侈”起来。


总有商家低价促销,也总有游客就爱低价。


外国人,继续发挥本国语言和文化优势,担任“黑导”或幕后出资人,与泰旅业的从业者一同盈利参股。你买的泰货,你坐的船,你吃的饭、你住的酒店、你买的门票,疫情后很可能还是自己国家的老板在泰国经营的。


而不管这些外国老板做得好不好,泰国人始终认为他们是“抢饭碗的玩意儿”。


大家都有得赚的时候,顶多悄悄嫌弃你分到太多钱了;而萧条刚复苏的阶段,泰国人那是打心眼恨死这些抢饭吃的外国老板。


低价团那点利润尚且纠纷不断,试想,当泰旅业升级为“奢侈品”后,那些扯不清楚的商业诉讼和竞争手段,又要在法院大战多少个回合...


至于游客,你们带着情谊来,他们却嫌弃你花着平价的钱,占着“奢侈品”的便宜。


也许,我们盼望疫后与泰国相见的想法,真的错了。


被人怀念,好过被人厌倦,就让越贵越有人买的“奢侈品”,高傲地陈放在高攀不起的货柜里吧。我们惦记的是久别重逢的相见,而它却始终牵挂我们钱包里的钱。


泰国与世界各国,皆是平等的朋友。


谁也不曾对谁“恩重如山”、“再生父母”,因此也谈不上什么“背信弃义”、“见死不救”。


我们明白泰国经济很需要钱,也了解此事无关对错,我们只是单纯地觉得,当全世界都陷入一片低迷紧缺之时,还有商家在孵化奢侈品,这是否是太高估可有可无的境外游了?


文:泰国网布周十面派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