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卖房、炒股,雅戈尔七匹狼等“副业”出圈,国产男装不好卖了?

时间:2022-10-28 22:41:05 | 浏览:2992

文|杨俏编辑|杨洁谁曾想到过,雅戈尔作为一家服装品牌,营收却要靠房地产业务获得增长了。日前,雅戈尔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在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0.4亿元,同比增长11.68%;三季度营业收入61.91亿元,同比增长244.5

文|杨俏

编辑|杨洁

谁曾想到过,雅戈尔作为一家服装品牌,营收却要靠房地产业务获得增长了。

日前,雅戈尔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在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0.4亿元,同比增长11.68%;三季度营业收入61.91亿元,同比增长244.59%。根据财报显示,前三季度营收中有50%以上是房地产业务带来的。

雅戈尔在财报中透露,“房地产板块江上花园一期集中交付,实现营业收入49.9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65.24%。”在2021年7月底,雅戈尔豪掷一套房产送给了奥运冠军杨倩引发热议,涉及的项目正是江上花园。在今年10月和11月,雅戈尔还曾累计耗资近37亿元,在宁波和上海拿下了两块地。

老牌男装品牌七匹狼也早已开启了“实业+投资”的模式。根据七匹狼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长期股权投资和投资型房地产所占的金额超过10亿元。而在第三季度,七匹狼营收为8.42亿元,同比增长2.55%,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591万元,同比下降83.38%;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3.8亿元。

房产、投资、文旅、新能源……部分国产男装品牌们纷纷“跨界”背后,它们的主业男装越来越“赚钱难”了。

国潮风兴起,李宁、安踏等品牌带着运动风进攻时尚圈,“太老了”“土味”却正成为不少男性消费者对这类品牌的集体吐槽。一位30岁左右的一线城市男性白领告诉AI财经社,自己一整年也不会进这些老牌男装店一次。“正式的西装外套我有一件就够了,平常都穿运动休闲服饰。”

昔日的男装品牌“老大哥”们,也试图回归主营业务,再次吸引年轻人。但重营销、轻研发、仍以线下渠道为主的它们,“转型”又何其不易。

不务正业

男装大品牌们不专注“卖男装”,不是新鲜事了。七匹狼、雅戈尔、海澜之家等,在服装业务实现了突破后,就都开始“不务正业”了。但估计它们最初也没预料到的是,这些与服装主业无关的“副业”们,有朝一日在营收上能压过主业一头。

早在1992年,雅戈尔就在苏州、宁波等地开发大型楼盘,进入了房地产领域。2007年左右,在创始人李如成的带领下,雅戈尔在宁波、杭州、苏州等地都曾一度加冕“地王”。在2007年,雅戈尔以14.76亿元拿下杭州“地王”时,可谓财大气粗。

在1993年,雅戈尔还开始涉足股权投资领域。此后,服装、房地产、投资成为了雅戈尔发展的三大主业。李如成将服装业务定位于公司的“基础产业”,房地产是“成长产业”,投资是“探索产业”。

但实际上,房地产和投资板块业务早已“喧宾夺主”,在雅戈尔的营收中占据了极大比重。从2016年至2020年,地产业务为雅戈尔带来的营收一直高居40%以上,2016年该业务的营收占比甚至达到了68.92%。在2020年,这部分营收占比已经下降至44.19%。

至于投资板块,除了2013年和2017年出现过累计亏损近22亿元之外,其他时间,雅戈尔投资板块带来的净利润都占据了当年集团净利润的50%左右。Wind数据显示,22年间,炒股等投资收益为雅戈尔贡献了约400亿元的利润。2018年的股东大会上,李如成还曾骄傲地说道过“什么主业不主业的,赚钱就是我的主业”。

2019年4月,雅戈尔发布公告表示,将聚焦服装主业,不再新增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但在2020年,雅戈尔净利润为72.36亿元,其中服装板块仅贡献了9.6亿元,地产业务板块的带来的净利润为16.57亿元,投资业务的贡献则高达46.55亿元。

有意思的是,雅戈尔旗下还有家动物园“宁波雅戈尔动物园有限公司”和旅游公司“雅戈尔康旅控股有限公司”。

曾经的男装“夹克之王”七匹狼,不仅也做内衣、卖袜子,也一直在进行投资、并购。七匹狼的“副业”与其前任董事长周永伟也有着极大的关系,周永伟出身于银行业,对投资领域颇感兴趣。在七匹狼未上市之前,七匹狼集团就已经成立了控股子公司七匹狼控股,专门用于创业投资、股权投资,以及为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2004年上市当年,七匹狼以3元/股的价格入股了兴业银行,持有1.7亿股,并在五年后全部套现,获益超十倍以上,入账超40亿元。

“实业+投资”就此成为了七匹狼的发展策略。一战成名后,周永伟更是将公司董事长一职让位于弟弟周少雄,一门心思搞起了外部投资业务。

根据公开信息,七匹狼集团已经形成了以服装产业为主,投资、资产管理和文旅运营为一体的多元化业务。除了上市公司之外,其旗下还有投资的汇鑫小贷、百应租赁两家企业。七匹狼投资的项目包括宁德时代、银联商务、蚂蚁金服、京东物流、商汤科技、柔宇科技等企业,以及国泰君安、深创投、阳光保险、厦门银行等。

在地产投资方面,一份关于七匹狼集团2017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的文件中显示,七匹狼集团地产收入的占比从2014年的13.77%上升至2016年的42.48%,并在2018年一季度一度高达60.3%。

从2011年到2020年的近十年中,七匹狼长期性股权投资带来的收益超过27亿元,投资性房地产带来的收益则已超70亿元。

七匹狼的“副业”收入已经压过了男装主业。业内曾有人士笑称,“搞实业还不如投资来钱快,七匹狼卖服饰的收入仅为其投资兴业银行利润的零头”。

像雅戈尔、七匹狼这样“不务正业”的男装企业还有很多。以服装起家的杉杉股份,跨界进入新能源科技、贸易物流等领域,主要从事锂电池材料业务。从去年开始,杉杉股份先后出售了其服装品牌运营业务和类金融业务部分股权,不再将它们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以减少对业